.D

现主DC,ut,RWBY及底特律
杂食向高亮注意
粮不够,腿肉凑

福华

     第一次投稿!感谢来自阿爸玥笙的点梗!!!

    废话不多说立马开始正文!

     福华ooc

“难得,难得。”麦考夫啧啧说道。“我亲爱的小弟弟,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夏洛克背对着他,戴上那顶愚蠢的驯鹿帽。

“帮我一个忙。”

“如果是打劫什么过路的毒贩……那你可以走了,我很忙。”

“噢我愚蠢的哥哥,”夏洛克将“愚蠢”两字咬得很重:“有什么可忙的呢?难道国家机密比弟弟的幸福还重要吗?”

麦考夫将身子往前倾了倾,露出一个感兴趣的微笑。

“追女孩?”

“No,is  John.”

一个月后——

“John!”夏洛克匆忙的套上大衣,“Finally!A case!”“对你来说的确十分难得。”华生小口小口的啜饮着他的那杯热茶,很感兴趣的说道。“中东那边的大型地下毒品买卖集团,拿不准某个瘾君子会浑水摸鱼的捞一把。”夏洛克丝毫不在意,戴上围巾:“端掉估计得要半个月的时间吧,等我回来。”“夏洛克,就算是你,也没那么快的。”送夏洛克出门前,华生打趣的说道。令他没想到的是,夏洛克的确如约在半个月内赶了回来。可再次见面时,得知夏洛克回来不是在熟悉的贝克街的沙发上看到他裹着浴袍蜷成一团,而是在熟悉的弥漫着消毒水浓浓气味的医院病房。

华生推开病房的门,夏洛克躺在病房中间唯一的一张病床上。这个病房是麦考夫专门安排的,除了固定时间段会有医生来给夏洛克换药外,病房里只剩心路仪冰冷的机械“滴滴”声。“该死的。”华生坐在病床旁的一把椅子上,无助地抓着夏洛克的病床床单。他抬起头,看着夏洛克那张毫无血色的脸。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的起伏而上下颤动着,大号的病服松垮的搭在他身上,仿佛下一秒就会从肩膀上滑落似的。

“说真的,你这个自大狂真是令人讨厌。”华生的喉咙缩紧,一阵发酸,“可是,他们说你醒来的几率很小。我当初应该借口阻止你的……夏洛克。哪怕,哪怕就这么一次,”两滴热泪从华生脸上无声的滑落,落在床单上,留下两滴水渍。“骗我的也好,开玩笑的也罢,我会原谅你的啊——别在床上装死啊。”华生紧紧的握住夏洛克的手,后者的指尖已经被握得稍稍泛白。“我需要你啊,夏洛克。”床上的夏洛克睫毛微微颤颤。“如果你真的醒不过来,我该怎么办?”华生起身,抹掉眼泪。“希望你,能听见。”华生背对着夏洛克,无声的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我喜欢你。”异口同声,华生惊诧的回头,看见夏洛克正在扯掉滴管。

“夏洛克!!!”夏洛克笑吟吟的看着华生。猛地一拉,将还在拉入不知所措的华生拉入自己怀中。

 “他听见了哦。”

“Of course,I love you too.”

 

评论
热度(7)

© .D | Powered by LOFTER